主页 > E微生活 >《婴儿整形》:虚构的美丽,真实的谎言 >

《婴儿整形》:虚构的美丽,真实的谎言

E微生活 来源:http://www.tyc5208.com 发布时间:2020-06-10

《婴儿整形》:虚构的美丽,真实的谎言

「人的内在本来就无可捉摸,外表起码还让人有个评断的依据。所以我只看一个人的外表。善良的心和美丽的脸,究竟哪一个比较真实可靠,一切不言可喻。」

为了美,可以承受多少煎熬,身理与心理的?为了美,可以不计代价,甚至一辈子活在虚构的表象下也在所不惜?

美,到底是一种视觉现象,抑或者精神感应?甚幺是真正的、无懈可击的美,真的有那样的美存在吗?如果,对于美的追求是与生俱来的本能,那幺,即意味着丑是一种残疾?莫非丑生来是为了反衬美,而美则凸显了丑?除了一张无瑕的脸孔,纯净的灵魂难道不能也是一种美?不够匀称的面容,便彻底否决了一个人美丽的可能?外在与内里永远没有黄金比例?甚至,美的义务是享受「幸福」的权利,丑注定了坎坷?

「我们应该是要让脸长成想要的模样,而不是藉由外力把脸整修成想要的模样。」

秀赫首本长篇小说《婴儿整形》里的父亲、母亲、女儿与医生,彼此牵扯却又各行其是。同一桩事件,不同的视角,衍生各异的徬徨与挣扎。在他们多声部複鸣的交叉叙述中,他们既是当事者,也同时是局外人。

成人「整形」是意识与意志驱使下的「医疗」行为。那究竟是真实的虚构,或虚构的真实,各取所需决定哪一端的砝码较重。然而,若是故事里无法自主的婴儿被动刀,便涉及了道德良知。不过,作者不探讨那些显然已经没有意义的质疑。当大人凭一己之私替婴儿改变了本来的容颜,就已悖离(无视于)世俗的规範箝制,人性与人权之间的矛盾。从女婴被送进整形诊所的那一刻起,他们便已被网罗进了谎言的栅栏里。

他们联手为幼婴建构了一张美丽的脸。但那张脸并不纯粹。三个大人各怀心事与目的,虽不至恶果,但此后在真与假的自我意念拉扯下迂迴匍匐也不见得轻鬆。十七岁少女不可方物的完美脸孔,成了他们必须竭尽所能掩护真相的谎。他们在那张脸之前都不诚实。好像人们有时会假造记忆,而安慰自己过去没有真的那幺糟。少女的美丽也是如此。虽然渴望知道她原来的脸的模样,但他们相信,那绝对不会比现在「调整」过的更好。

少女的命运因此更好了吗?倘若,美,只是暂时性的现象,终究老朽,那幺少女藉由美貌而获得的优势(顺遂)毕竟黄粱一梦?人的命运真的可以像微整形一样微调吗?那些外力强行加诸的条件(设定)怎幺确保不受不可预期的干扰而质变与溃解?台语俗谚「水人有水命」界定了一种「阶级性」的命运差异。但那至多只搆及「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」的表皮层。套以整形的概念来说,命运是一种揉捏的过程。美是一时的雕琢,命运的好与坏唯有在最后一刻才能窥知其实。

「摄影迫使绘画质疑自身存在的价值,整形也是如此地逼迫着人类。」

比起一部小说,秀赫的《婴儿整形》毋宁更像是科学与自然针锋相对的答辩书。他从「整形」划下第一刀。透过艺术、文学、医学与哲学,理性与感性情感情绪的交互浸染重叠,细细密密,旁徵博引地论述了辩证了美,架筑了也崩析了美。

小说里的角色之口问了一句:「为什幺那幺重视外表?」

作者耗费了二十万字篇幅,似乎仍未有一个至少可以让他自己也折服且深信不疑的理由。但,小说没有放弃寻求最大值的可能。也许整形不过是虚设的假议题,真正想爬掘(或验证)的核心,在于人就是执迷(却又自以为超脱地抗拒着)表象的物种。作者的态度不乜斜嘲讽,只抽丝剥茧细腻地釐析着寄生于美丽,那些纠缠的欲望,灰色的是非对错。

大人们凝视少女,少女凝视着自己,他们却都愈看愈不真切,愈来愈困惑。大人穿过她的面容直视见了最初心态的虚伪、争议之处,少女则在自己没有一丝缺陷的脸上感知了某些无以名之的不完整——哪里有标準的、绝对的美呢?真正的美,无法定义。真正的美不在眼睛里,是在我们各别文化格调的养成里,直觉品味的偏好里,以及日子深深浅浅的凿刻里。

好看的,不好看的,都是由五官组成的脸,其背后支撑着、变迭着的质素,才是导引并造化人生境遇,根本上的不同所在。因此,情人眼里出西施,俊男美女排行榜的名次每隔一段时间便互有消长。而小说则以「脸是在命运之上,是超越我们命运的存在」注解了并平等了美的歧异与等级。

自然与非自然不仅仅是实与虚的扞格,更挑战了价值信任与存在意义。通篇故事不预言只暗示了美丽是必然会后悔的贪婪。美丽不保证幸福,却肯定少不了一些麻烦。美丽(不论真的或假的)若是一种原罪,也是因为投注而来的眼光从来不是单纯的。

我以为,美可以任何形式的诠释,但经不起讨论。它一旦成为一种议题/话题,如何脱尘终必沾了俗气(相仿的制式性)。就像整形。

《婴儿整形》
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