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O诗生活 >参峇辣椒炒椰浆饭‧餐车每晚辣味飘香 >

参峇辣椒炒椰浆饭‧餐车每晚辣味飘香

O诗生活 来源:http://www.tyc5208.com 发布时间:2020-06-22

参峇辣椒炒椰浆饭‧餐车每晚辣味飘香飘着椰浆香的蒸米饭,淋上辛辣的参峇辣椒酱,再配上脆卜卜的炸江鱼仔、半颗滑嫩的水煮蛋,加上几片黄瓜,这就是大马国民美食——椰浆饭。不过,爱动脑筋的马来厨师Fauzey不甘受囿于传统,于是,他自创快炒椰浆饭,以热炒方式逼出椰浆和参峇香味,因此,炒椰浆饭刚上桌时,还未入口,浓郁的椰浆参峇味既已扑鼻而来,让人未吃就先垂涎。傍晚5时30分,天空挂上五颜六色的晚霞,一天即将结束,下午班的学生终于放学了,上班族则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办公室,八打灵再也旧区的大街顿时热闹起来,许多上班族和学生匆匆走过街头,有的準备到巴士站搭车回家,有的则準备到停车场取车上路。许多外食族则先到邻近一带的路边摊或餐馆觅食,以便饱餐一顿后再回家休息。当成群搭客在巴士站旁等候巴士时,附近除了传来镬铲与铁镬相碰时发出的清脆声响,同时也传来一阵阵香辣味,这股味道既熟悉又陌生,乍闻之下恍如新鲜出炉的椰浆饭,但当中又伴着一股呛辣的炒参峇味道。曾在五星级酒店工作10年原来,这股既香且呛的味道来自巴士站后的小空地。每到傍晚时间,马来厨师Chef Fauzey就会把“餐车”驾到这块空地上,然后开始在该处迎客卖吃。只要他开始点燃炉火炒饭,餐车附近旋即出现成群食客排队候食。而逾半数食客一开口就说:“Nasi Lemak Goreng Satu.”(一碟炒椰浆饭。)当初来甫到者还沉浸在疑惑之中,并急于探知炒椰浆饭的卖相和由来时,Fauzey已快速炒好一碟椰浆饭。由椰香味和参峇味交织而成的浓浓香辣味,则诱得路人一个接一个移步靠近餐车,一面猛咽口水一面向Fauzey点餐。Fauzey披露,他曾在五星级酒店工作达10年之久,过后,他因为厌倦了呆板和“困身”的工作环境,决定到离住家150米的小空地“创业”。初期,他只是烹煮和出售传统椰浆饭、炸鸡和参峇虾,但生意已算不错。有一天,一家巴士公司的职员到他的档口吃椰浆饭时,吃着吃着,对方突发奇想,并建议Chef Fauzey炒椰浆饭给他吃。当时,Fauzey也从善如流,在顷刻间炒出一碟香喷喷的炒椰浆饭,让对方吃得心满意足。週末卖300份椰浆饭过后,Fauzey即把“炒椰浆饭”列入餐单,而这道餐点也因此一炒而红,附近的街坊、上班族、学生等,常常为了一享炒椰浆饭的美味,而挥汗如雨站在餐车旁苦候,每逢週末,餐车旁更是出现排队买饭的长长人龙。据悉,单单週末一天即可卖出多达300份炒椰浆饭。炒椰浆饭可不是噱头那幺简单,单从Fauzey炒椰浆饭的过程,即能观察到他曾下了一番心思。首先,他先把刚炸过鸡肉,且带有炸得酥脆的脆片的热油放入镬中,再倒入椰浆饭。接着,他把炸鸡油和椰浆饭在锅铲中翻炒一番,约30秒后,再加入特调的参峇辣椒酱继续翻炒。参峇辣椒酱与椰浆饭齐齐在镬中翻滚,雪白的椰浆饭顷刻间在热镬里被参峇辣椒酱染成橙红色,香料的味道随即渗入椰浆饭里,浓浓的香辣味扑鼻而来,让人分不清究竟是椰浆味还是参峇味。新鲜热辣的炒椰浆饭上碟后,他再把一块热腾腾的香料炸鸡、一只大参峇虾和数片黄瓜铺在饭上,然后再舀一匙由他特调的参峇辣辣椒酱,淋在饭上。就这样,一碟美味诱人的炒椰浆饭大功告成。乾湿炒粿条各有捧场客除了炒椰浆饭和传统椰浆饭,Fauzey经营的餐车还卖炒粿条,有趣的是,他的炒粿条又分成干湿两种口味。“华人喜欢吃干的炒粿条,马来人则喜欢吃湿的炒粿条。”不过,同样的食材,同样的炒法,但最终成形的食物,却因着华裔和巫裔的饮食文化有异,而变得大不相同。湿炒粿条类似滑蛋河Fauzey的干炒粿条,外观看似槟城炒粿条,但两者味道却有别。或许他的干炒粿条不比槟城知名炒粿条更符合华裔的胃口,但仍有其独特味道,并成了许多食客的心头好。至于他的湿炒粿条,则外观神似华裔爱吃的滑蛋河,但因他和华裔所採用的调味料和配料不同,所以,其湿炒粿条别有一番风味。虽然其炒粿条与华裔炒粿条大不相同,但无论是干炒粿条或湿炒粿条,都各有捧场客,对他来说,这已足以慰藉其辛劳付出。Nasi Lemak Kukus Goreng简介:地址:Jalan Othman,Petaling Jaya,Selangor。(巴士站后面,大华银行旁边的空地)时间:5.30pm至11.00pm(每日营业)电话:019-3765886价钱:◆炒椰浆饭――RM7.00◆传统椰浆饭――RM6.00◆炒粿条――RM5.00/副刊‧报道:曾譓频‧2015.08.21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